牧原股份(002714.CN)

养殖龙头牧原股份的隐忧:加速扩张下高负债,业绩过山车, “猪周期”桎梏难破解

时间:20-05-25 20:19 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华夏时报(www.chinatimes.net.cn)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王瑜 北京报道

看似古老的养猪行业有着惊人的盈利能力,也因此能够被一众“土豪”企业盯上。

目前,养殖业龙头企业是牧原股份(002714),然而继网易、阿里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之后,又一家“暴利”行业的领军者也要跨界养猪了。万科日前放出5个社招岗位,包括猪场拓展经理、猪场总经理、猪场预结算经理、猪场开发报建专员和猪场兽医。万科解释养猪的原因是猪肉价格上涨给业主生活带来不便,因此争取“以普通家庭可支付的价格,提供安全健康的日常餐食”。

畜禽养殖行业周期性强,猪周期一般3-4年。2002年至2006年,2006年至2010年、2011年至2014年各为一个完整周期。经济学家马光远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今年2月猪肉价格开始回落,他预测今年年中将步入此轮猪周期的下行阶段。连平预测,明年上半年将到达此轮周期的最低点。

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行业最大问题是结构不良导致“猪周期”效应,亟需大中型企业和投资者进入,以此稳定市场。

在此背景下,牧原股份正试图用高负债的代价换取快速扩张机会,以此破解“猪周期”的桎梏。而同时,快速扩大规模导致高负债又会成为牧原股份的一大隐忧。

业绩过山车

牧原股份(SZ:002714)于2014年上市,主营业务是生猪养殖。目前市值近2500亿元,与万科A的市值相差无几。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富排行榜上,其创始人秦英林家族,凭借1173.8亿元身家成功进入前十。

从业绩来看,牧原股份2020年一季度营收80.70亿元,同比上涨164.75%;净利润41.31亿元,同比上涨863.75%;毛利率64.53%,同比上涨731.41%。然而巨大增速的背后,公司负债占资产比率却高达40%,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牧原股份的业绩跟随行业周期,如同坐过山车一样起伏巨大。

以毛利率指标为例,2012至2019年分别为28.1%、19.8%、7.7%、24.6%、45.7%、29.8%、9.8%、36%,呈现出W型走势。

其中2014年和2018年是W的两个底端:以2018年为例,受猪周期与非洲猪瘟影响,行业进入寒冬,2月春节过后,生猪出栏均价下跌至10.5元/公斤,全行业陷入深度亏损。

对应牧原股份的数据,2018年营业收入133.88亿元,同比上涨33.32%,原因是全年销售生猪1101.1万头,同比增长52.14%;而净利润5.20亿元,下跌78.01%,原因为公司商品猪全年销售均价仅为11.62元/公斤,较2017年下降19.70%,价格下降导致2018年净利润下降。

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牧原股份的营业成本是119.58亿元,营业成本增加71.58%,毛利率仅为9.82%,同比下降67.06%。深交所曾问询牧原股份营业成本大增的原因,牧原股份答复为生猪销量大幅增加所致。当年存货周转率是2.4次/年,为2012至2019年8年中周转率最高的一年。也就是说,2018年干活最多却挣得最少。

2019年行业触底反弹,开始了下一个周期的攀升阶段。

2019年牧原股份营收202.21亿元,同比增长51.04%,净利润飙升至61.14亿元,同比上涨1075.37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牧原股份2019年Q1净利润还是亏损5.41亿元;而Q2净利润从亏损飙升至3.85亿元,Q3和Q4净利润分别为15.43亿元和47.27亿元。

对应市场的情况来看,2019年生猪养殖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与起伏:Q1全行业受到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,生猪销售价格极度低迷;Q2开始,市场供需形势发生变化,生猪价格开始恢复性上涨;Q3供需缺口进一步加大,生猪价格出现加速上涨;Q4生猪价格创下历史高点后有所回落,但仍维持在高位。

“猪周期”难破解

尽管牧原股份2020年Q1净利润大涨,但是Q2以来猪肉价格持续下降,将会对公司营收将产生影响。对于目前猪价下跌的原因,牧原集团在5月1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中解释为,需求端仍然较弱,恢复需求需要一个过程;供应端猪价下跌接近成本线,引发恐慌性抛售;进口量较去年同期上升70-80%,导致供给出现阶段性增加。连平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我国养殖业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规模化程度低。2019年规模最大的八家养殖企业生猪合计出栏4499.93万头,仅占全国生猪总出栏量的8.27%。

尽管近年来规模化程度有所提升,但供应端仍以散养为主。所以行业对于猪肉价格特别敏感,价格下降会引起恐慌性抛售;价格上涨会导致非理性投入,没有规模化将很难走出“猪周期”。

牧原股份年报里指出,规模养殖将是长期趋势。近年来牧原股份一直在扩大生产规模。

2019年报主要资产重大变化里显示:为扩大生产经营规模,在建工程较期初增加133.65%;预付款项较期初增加 447.63%;生产性生物资产较期初增加 162.45%。同时还引入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等机构筹措资金。

快速扩大规模导致高负债会成为牧原股份的一大隐忧。

牧原股份负债占资产比率为40%,在行业中属于负债较高的企业。该指标在畜禽养殖行业中位数是28.3%,行业第二的温氏股份,该指标为28.6%。2018年至2019年,牧原股份的短期借款均在40亿以上,长期负债均在10亿以上。年报解释为由于生产经营规模扩大使得负债增加;另外,2019年,牧原股份在建工程金额为85.99亿元;应付账款加应付票据为84.57亿元。

马光远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破解“猪周期”需要大幅提升规模化养殖程度。但是强周期公司高负债快速扩张,又非常考验企业的财务把控能力。如果遭遇产能过剩,将是非常危险的事情。就此问题记者联系牧原股份董秘办公室,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。牧原股份能否走出“猪周期”怪圈,我们拭目以待。